校友寄语
我心中的母校
日期:2021-08-26 10:47:31  发布人:xyw  浏览量:0

我心中的母校

 

作者:笑看落花

班级:统计8401

    听说我们的母校更名了,由原来的山西省轻工职业技术学院改成了山西铁道职业技术学院。为了顺应时代的发展,学校更名是在情理之中, 可我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应,因为三十多年了,我们一直以轻校人自居,虽然轻校当年仅仅是个小中专,可也是我上过的最高学府,所以难以忘怀。幸好我们毕业三十年聚会之时,学校还是轻工职业技术学院,我们共聚母校,重温当年的学生时光。

    O一八年的五一节,我们回到母校参加毕业三十年聚会,当时太原市到处大拆大建,我搭乘周班长的汽车,因为修路绕行,我都不知道从哪儿走的,班长告诉我们是从东门进学校的。门外在修路,依然是东门,他让我想起了三十年前我们初次踏进母校的情景。

    当年我们初中毕业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第一次走出家门,兴奋的憧憬着新学校的样子。我们坐在学校派来接新生的大轿车上,急切的透过车窗向外张望,宽阔的街道越走越窄,好多同学都说怎么还不到呀?我们迫切的想见新学校,另外觉得我们的学校不可能出现在这么破落的城乡结合部,当时汽车也是从东门进学校的。开学不久,语文老师让我们口头作文讲讲见到学校的第一印象,我们好多同学私下都调侃说车到校门口没有认出来这就是我们的学校。因为当时刚建校,学校只有一个东门,还是两扇铁管做成的简易大铁门,好长时间,我们都出入那个大门。东门外边是一条通往山村的土路,路的两边种着枣树,初秋时节上面挂满了绿色的枣,我们像王戎评李一样评论着路边的枣怎么没人吃呢,肯定也是苦的。后来南门建好之后,这两扇铁门外边成了小商贩摆摊点的地方,我们透过铁栅栏,经常和一个与我们年纪相仿的女孩儿用粮票换瓜子或者买方便面。

    大约一年之后,校院南面的正门建好了,学校才挂了牌子。正门外边是一个小桥,小桥下面是涓涓的溪流,一进大门的东侧的柳树旁,虽然没有拂堤,只有一个小花池,可那是我们照像取景最多的地方。大门正对着的一条两边种着柳树的小马路直通教学楼,小路两侧是操场,教学楼的背面是图书馆和实验室,教学楼的东面是学生食堂,校园的最北面是男生女生两栋宿舍楼,这就是我们校园的全貌,小中专的确是很小。我们宿舍的背面是一个小土山,山上有一个村子,每到深秋,清晨躺在床上,能听到沙沙的打枣声。星期天的早晨,我们几个女同学结伴上山去枣园买枣,两毛钱一斤,现在已经记不得什么原因,纯朴的农民伯伯非要等同伴来了再秤枣,让我们在园子里先吃枣,然后吃饱了秤一斤枣再回宿舍。那时的我们和上高中的学生一样,每天早晨出操,白天上课,晚上上自习,认真学习做作业,可是我们没有了高考的压力,毕业要回到原籍,等待分配工作,所以也没有就业的顾虑。虽然我们没有大学生活的浪漫,可我们的业余生活比高中生丰富很多,我们逐渐适应了学校的环境,觉得生活充满了乐趣。谁曾想参加工作没几年,我们这些入职企业的学生就被改革的浪潮推下了岗,这让我想起了我们校园东门外边曾经怀着艳羡的目光看我们的卖瓜子的女孩儿,她也许是比我们先富起来的一代吧。虽然生活不尽如人意,可我们在轻校度过了四年的快乐时光。

    三十年后再回到学校,因为我们的校园依山傍水,发展的空间很少,只是局部稍微做了扩建,整体规模没变,我们依旧还如当年一样,坐在教室里听校领导讲学校的发展前景,依次在教学楼前拍照,在大门口的柳树下留影,在食堂排队打饭。虽然我们的学校外观没有多大的发展,可是校园的美丽已经定格在心间。岁月如歌,母校永远是我心中的一首经典老歌。当年我们在操场上留下的欢声笑语,晚上熄灯之后躺在床上海阔天空同吃同住相伴四年的室友,同用一个饭盆吃饭的闺蜜,挤一个被窝,相互取暖的姐妹,给我们传道授业还和我们共同娱乐的老师,都是岁月长河中时间无法冲洗掉的回忆。在我心中,母校像压在箱底的嫁妆,几十年过去不再时尚,可我依然收藏着,不时的拿出来翻翻看看,她是我心中珍藏着的爱,将陪伴我一生。


作者简介:

王玉兰,女,统计8401,山西大同人,供职于大同市星火制药厂,现退休,常用网名粉条西施、笑看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