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驿站
枣树情
日期:2020-04-08 11:40:38  发布人:admin5  浏览量:58

枣树情

 

       作者:诗意人生    

作于2012

     班级:日化8401

 

    又是一年枣儿飘香的季节。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几个出嫁的姐妹和孩子们相继回到母亲的老宅内,尽情地在枣树下吃着那香甜的脆枣,觉得一切是那么自然而然。可今年我的心境却大不同于往年。当我们得知老宅要拆迁改造时,我们和母亲最舍不得最留恋的就是那颗百年枣树,那曾经见证并陪伴我们姊妹六个成长、留下我们多少美好回忆和无尽欢乐的枣树。
    
老宅位于城区附近,之所以称之为老宅,是因为它已历经半个世纪岁月的洗礼。50年前,老宅只是一个破旧的院落,院内残垣断壁,当时父母是看中院落中间那颗粗壮的枣树,硬是东拼西凑到650元钱购置下这片产业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枣树愈发长得粗壮,树冠遮盖了整个院落,我们姊妹六个也相继呱呱落地并逐渐长大,枣树下成了我们嬉戏的乐园。
    
记得还是我们很小的时候那时家里经济拮据,每次打完枣,母亲总会推车把枣拉到集市上一分钱一个、二分钱一个的去卖,多少卖点钱以贴补家用。再后来,家里经济条件也算能过得去了,母亲就会坐在簸箩旁,把枣儿装上几篮,让我们姊妹几个分别给左邻右舍送去一些,让他们也尝尝我家的枣儿。姊妹几个中有几个胆小,扭捏着不去送,这时总会遭到母亲的埋怨,给人送点东西都没胆量,没让你们去要啊!其余几个姐妹就不敢再吭气,乖乖地去完成母亲的任务。剩下的枣儿就是父亲的差事了,父亲逐个把烂掉的挑出来再按干湿大小等分门别类,逐日翻晒,等晾晒成干枣儿就放在瓷罐里存放起来,等过年过节再拿出来享用。
    
不言而喻, 打枣是我们最难以忘怀的记忆。孰不知,老枣树下留下了我多少童年的梦幻和憧憬,还有对父亲无尽的思念和永远的遗憾。枣树下,不知多少遍听父亲讲童年的悲痛往事和自己如何通过努力从一个外来户成为任职40多年的农村支部书记的传奇经历;如何把一个落后的农村通过发展企业带上致富之路。尽管在那贫困的年代家里买不起收音机、电视机甚至课外书,父亲总是用诙谐幽默的笑话来为我们平淡的生活增加乐趣。还有许多美丽动听的传说故事让我朦朦胧胧懂得了美与丑、善与恶、真与假。
    
阳光下,月色中,多少次透过密密麻麻的枝叶的缝隙,望着湛蓝湛蓝的天空和闪烁的繁星,片片梦想涌进了脑海,我曾想虽然现在有点不懂父亲所讲,但长大后一定当个作家,把父亲的经历和童年美好的记忆写进作品——可天不随人愿,作家自然没当成。一切美好的憧憬和愿望被自己忙碌的工作及为人妻、为人母后繁杂的家务葬送得了无痕迹。就在自己工作比较清闲,孩子也顺利升入中学,想把父亲的经历好好记录并珍藏时,父亲却毫无先兆、在我们猝不及防的时候被可怕的病魔夺去了生命。父亲的夙愿我的愿望成了我永久的憾事。
    
七月十五枣红圈,近日成为吃枣最好的时节。当我再返老宅,只见母亲孤身一人坐在枣树下。全红的、半红的枣像玛瑙般挂满枝头,早已被果实压弯的枝头枣儿甚至唾手可得,如此丰收的景象却怎么也无法让我们开心。抚摸着我张开双臂早已无法合拢的树干,我们攀爬留下的痕迹还依稀可见,睹树思亲,历经百余年沧桑的的枣树仿佛在诉说着曾经的悲欢。我童年的记忆里,母亲坐在树下一边纳鞋底一边和父亲谈笑的情景竟如此逼真地重现眼前。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深怕母亲发现,赶快拿起相机咔嚓咔嚓把母亲和枣树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
    
枣树下,留下了我永不褪色的梦,但更让我懂得如何去珍惜人世间最可贵的亲情。